兩半顧央

一個專門偷窺妳們的號

個人日常与林老师相关刷刷刷刷刷

发现大号算我输。

【健炫】橘子味的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着给猫打call!!!!我我我真的上晚自习去回来才看到/捂脸 感谢猫猫呜呜呜 热爱小甜饼!

喜欢:

第一次赶日子这么近的生贺,中途还老遇上事,只能相信好事多磨。虽然你 @兩半顧央 念叨着说自己没有资格得到快乐。我却由衷地觉得再没有比你更适合欢笑的人了,思来想去,也只能说一句我很喜欢却很老套的话给你。

愿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另:此文严重ooc,严重啰嗦……这次是真的。

     可以当作《似是故人来》的番外,祝各位看客看得开心

    工业酒精是有毒的这种常识两个男神应该都有的,but为了剧情请忽略Orz

 

 

林志炫从停车棚里把自行车拖出来后,看了看西边天上被烘烤过的层层云堆鲜艳、蓬松地漂浮着,黄澄澄的夕阳被托在天与地的边缘,像一只橙红色的鸭蛋黄。

林志炫就盯着那颗浑圆的鸭蛋黄愣神,考虑是不是要先回家去。

“这是在想什么呢?”李健从身后往他的脖子套上来一截围巾,温暖的触感西西索索地

从脖颈上的皮肤迅速而细枝末节地传递到心脏去。林志炫把大半张脸都埋进蓬松松的毛线里,脑子稀里糊涂地转了个轴,顺着喉管幽幽吐出三个字:“鸭蛋黄。”

李健被无厘头的回答惊到,喉咙里冷不丁吸呛进一口冷气后发出了一声古怪的气声,遂手重重举起,轻轻落下,没好气地赏把了一个爆栗赏在了罪魁祸首光洁的脑袋瓜子上。

林志炫在那点蚂蚁咬人的疼痛感逝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抱住脑袋,琢磨着自己怎么说才能安抚自己的对象而不是雪上加霜。

怪哉怪哉,自己要撇下他回台湾过年虽说是事实,但李健也是要回东北松花江去吃酸菜饺子的。明明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事,为什么偏偏就他一个人受气。

男人心,海底深。

李健在小林同志内心还在暗搓搓诽谤的时候伸进衣兜里搜索片刻,拿出一颗橘子味的糖果:“我可没有鸭蛋黄,这个好不好?”

林志炫的双手还捂在脑袋上,一时间竟是腾不出手去接,脑袋倒是晃得比谁都起劲:“可以的可以的。”

看着这副乖顺样子就是天大的气也消了大半,虽心知自己使了多大力气但仍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道弄疼了他,于是小力揉着脑袋,见不见效不知道,反正额前的刘海被搓得飞起翘得像炸毛的猫。李健于是满意的收回手。

话说这天大好,凉风有信,秋月无边。这厢热恋期的恋人们“亏我思娇情结,好比度日如年”的情绪堪堪得到疏解,正是浓情蜜意的当口,却总有几个没眼力见的来搅和上几棍子。

李健大概是三里之外就听到老高咋咋呼呼的叫喊声:“好啊,你们俩跑这么快是要干什么不和谐的事?!”

李健回头看,大秋天的老高偏生穿了一套极其骚包的运动套装,头发被发胶抹的油光水滑整齐地梳到脑后,人模狗样,招摇到了一种境界。李健一个上下打量就瞧出这套是老高压箱底已久的心头肉,还在琢磨着老高今天跟开屏孔雀似的是为何,就斜眼瞟到了跟着老高跑的音乐系系花,长发飘飘白裙袅袅,真有一番女神风范,霎时了然。

而等到林志炫发现的时候,这俩人已经走到了十步开外。李健就眼睁睁看着林志炫浑身被吓得炸开,像是只受惊的小兔子,拉着他不分青红皂白撒腿就是一顿猛跑。

要说光只是跑李健也大可当做一场突如其来的健身,偏偏林志炫这时候还要作妖,一路跑出小碎花也就罢了,却连跑步也改不了走猫步的习惯,李健看多了他两步平地拌蒜三步左脚绊右脚,见他跑起来的样子惊出一身汗,于是就没头没脑地牵着他跑起来。

“哟呵还给我跑!”老高顿时兴起,拉着一边尚处于懵逼状态的系花开始撒丫子追着先一步跑路的俩人。

林志炫向来是个五谷不分的大少爷。而四体不勤这一项与五谷不分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在林志炫奋力“逃命”的途中,李健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头和老高说:“长着当电灯泡的脸也就罢了,怎么还做电灯泡的活儿。”

老高一时气急攻心,一个蹿头差点没一路滚下去,好在旁边的系花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让他不至于沦落为林志炫口中的汪汪。他以愤恨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两个蹿的比兔子还快的背影,无不愤愤地说:“一个怼天怼地,一个作天作地,凑到一起祸害人也是绝配!”说着说着更是来气,又拉起系花敦敦地往前追,颇有一种不做电灯泡誓不还的调调。

    林志炫越跑越起劲,跑到一半抽空抬眼看了看天。这个季节的黑暗总是来的很快,校园整个地浸泡在黑色的墨水里,漆黑漆黑的。林志炫凝眸注视那漫天的星光下,仿佛燃烧着黎明的渴望。

“祖宗,跑步还溜神,真的不怕摔?”林志炫转头看着身边的人,两个人手拉着手就这样跑在人潮之前,眼前是大片的未知。此情此景,竟让他生出一种对抗世界的勇气。

    于是他笑着摇了摇相交的手,一如既往地软着嗓子说:“不怕。”

    李健只能报以无奈的笑。突然就想起青春文学小说里那些用烂了的句子,却一时之间再找不出更契合的描写,四个人用少年独有的莽撞与活力一往直前,肆无忌惮地欢笑和奔跑着,仿佛就能这样与世界对抗着脱离正常的轨迹。

这便是即便事隔经年,他早已花白了头发掉光了牙齿只能躺在贵妃椅上懒洋洋地享受午后的阳光时,想起后依然能会心一笑的青涩与柔软。

李健很明智地在林志炫跑到岔气的前一秒拐到了小径上。小林同志呆呆地眨巴眨巴眼睛,显然对于就这样轻易甩开篮球队第二主力的事情感到不可置信,等彻底反应过来更有些偷着乐的意味。

李健虽心知对手醉翁之意不在酒,却也不揭穿,放任不明真相的林志炫自顾自地乐着。只是在林志炫试图走回去看看老高有没有真的摔成阿汪的时候伸手拦住他:“老高暗恋系花可有大半年了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君子成人之美,那儿正郎情妾意呢咱俩就别去掺和了。”林志炫虽然听话地没有再试图走出去,心里却默默诽谤李健什么时候成了正人君子。

而那厢正在“郎情妾意”的老高,终于在系花满眼怜悯的眼神冲击下艰难开口:“……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系花仍用那种充满母性光辉的目光洗礼着老高那张包子馅都要挤出来的大白圆脸开口:“虽然你和健哥有过一段,但那都过去了,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吧,你可以找到比健哥更……”系花说着说着小咳一声,又道:“你可以找个门当户对颜值相当的说不定会更好!”

“打住”老高被瘆得慌,还没撑到系花讲完就先叫停,哆哆嗦嗦半天整理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句话噎在喉头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系花见他不说话,自动归类为默认,于是说得更加起劲:“你不用遮遮掩掩的,志炫都已经承认了……”

“他承认啥了?!”老高把颓唐的大脑袋蓦地抬起头来,盯着系花,一字一句地把话挤出来,看得让人嘴皮子都疼。

“他说健哥在你上面过啊……”系花好不无辜地对视过去。

老高一口老血涌上喉头又活生生被自己咽到肚子里,想了想李健那张位于自己狗窝之上的床铺,顿时觉得浑身上下哪个部件都不痛快。

就算老高是个极其好捏的烂柿子,此刻也是百般盘算着要怎么在李健大衣上糊一坨浆。于是老高左手捏起一个兰花指,颤颤巍巍地在空中哆嗦着,捏着不成样的戏腔咿咿呀呀地开口:“姑娘你是不知道,我这一片痴心错付与了他,本打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奈何我有一日发现一事了不得,这才散了这桩姻缘啊……”

“发现了啥?”

“他穿秋裤。”

 

 

 

这边的秋裤男神和小林同志才称得上真真正正的郎情妾意。林志炫把放在手心捏了一路的糖拆开来含到嘴里。是哈尔滨特有的酒糖。

林志炫感受舌尖上传来的丝丝甜意,抬起头望着李健的侧脸。路灯洒下的光涂抹在他的侧脸上,柔化了轮廓,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山根额头连成一条弧度,温润地像呼吸的河流和山脉。林志炫打心底里觉得这比喻怪怪的,把五脏六腑翻了一个遍却又找不出更好的句子了。

他越看越觉得那昏黄的路灯明晃晃地照的人头晕,又自认为酒量尚佳不至于被这么几滴酒液迷了心智:“大亮,酒精有毒么?”

李健以为他问的是保健室里的医用酒精。隔行如隔山,但秋裤男神遵循了中国传统的经验主义,还是能估摸着开口:“应该是没毒,当年苏联人来援共的时候找不到伏特加可就是喝的酒精兑水。”

林志炫把脑袋埋进围巾里,心想俄罗斯人向来为了喝酒是可以不要命的,以他们来作标准是不作数的。贝齿咬开内层的夹心,逃窜出来的酒浆浸润着他舌尖上的每一寸,延绵到心里去,更加确定酒精有毒。

他抬起头看到一路的街灯一盏接着一盏熄灭,旋即而来的黑暗把灯下的情侣笼罩起来,他又看到男孩们把自己的女孩圈在怀里,印上温暖的吻,心里突然就像被小勾子勾了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愈发严重,头上的灯亮地晃人。

林志炫把这种反应定义为感冒,他蹲下来在地上挑挑拣拣,拾掇着趁手的武器,像往常打电动一样把石子带着自己往上扔,一时玩得得意忘形,左扔右抛愣是半天也没碰到灯泡的边缘,好在弹尽粮绝之前,一开始就站在一旁看林志炫蹦蹦跳跳丝毫不消停的李健一个顺手抛让灯泡一命呜呼。

林志炫心大,也不在意自己忙活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果,拉住李健围巾后慢慢地往下拽,在对方顺从地低下头之后自然地在李健的唇侧印上一个轻轻的吻。

他们其实并不算真正的在接吻,顶多算嘴唇摩擦,林志炫有一下没一下的往李健嘴上凑,触碰到嘴唇,蹭两下后又缩回去停一两秒继续亲。

林志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心跳得剧烈到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于是把自己缩到李健的怀里,胸口抵着胸口。心脏不可以跳出来。林志炫觉得自己贪生怕死,又想了想自己还没吃到花卷冰淇淋,更加卖力地把自己往李健胸口钻。

他听到李健轻笑了一声,伸手把自己搂进他的大衣里,下意识感受到李健的心情似乎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决定继续实施自己的安抚大计。

“不是我不愿意让你和我一起回家的,只是……只是你还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三书六礼……”还没等到李健吭声,自己说着说就没了声,整个人缩成一小团。 李健好整以暇地袖手旁观,看着林志炫自顾自地做着心理斗争。

 林志炫左思右想也造不出什么好句子了,于是在对方怀里挣扎会儿把自己弄出来,一颠一颠地凑上去,就仰起脸往上找。

李健箍住他的小肩膀,一边忍笑一边说:“我还以为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没办法了就亲亲?真本事,哪个人教的这招?”林志炫眼观鼻鼻观心,脸上涨起一丝丝的红晕,低下头不敢看他,手不安分地抠着他围巾上的窟窿,脑内把一干人等提出又否定,说:“大概是……自学成材?”

“那我是不是该夸你天赋异禀?”李健失笑,按住他的脑袋亲上去,一个真正的吻。

能怎么样,李健巴不得下一秒就订好机票打包行李飞到台湾去盖戳让这个人完全的属于他,可怕是进行到第一步就会被林家两个兄控扔出去,于是他说。

“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前赴后继,死而后已。”

林志炫在这种时候一贯是要做鸵鸟的,他避开不看李健的眼睛,看着漆黑的夜,嘴里嘟囔着:“怎么没有鸭蛋黄了。”

李健看着他,眼里点缀着温柔的星光,说:“有的。”

林志炫装作没听到,只是想着假期里去次哈尔滨。

他想,那大概会是个很美的城市。

 

 @十里连 其实是想.....顺便..顺便 催更(:_」∠)_ 然后问一下 ,连。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离群吗  xxxx(不。还有事实证明了 我画小迪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像的。

黑帮小少爷迪脑内贼啦好嗑 。幻想少女已脑补出了一万字 。连快把我敲醒。

每想到这个问题 就感觉在往自己心上捅刀 然后丧很久 

_(:_」∠)_ emm别打我 字还丑 溜了溜了

emmm悄咪咪再表白下西西太太的猫妖林。幼儿园技术糊了个迪迪吸猫live˵(。 ́︿ ̀。)

明明是你自己想吸炫喵x

本人急需一只炫喵来吸(˶‾᷄ ⁻̫ ‾᷅˵)

不得不说....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像长颈鹿/允悲

在手机上尬图的手残党 存一个兔唧

我我我我.....真的没黑周传雄 ...嗯 就是想说咱家浪味仙气质超棒/再或者周传雄买的是件假衣服。 

让我当一天娇俏大爷的颜粉






太太太太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最多十八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