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半顧央

发现大号算我输。

“为什么会有说话这么温柔的女孩子。”

“只是对你温柔啊。”

是被蜜糖女孩齁窒息的一天。

黑夜给予了些许自由。

终于梦到他了,美好的太不真实,我梦见我跋山涉水狼狈不堪,但最后终于见到他了。

看着舞台上的他,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有些酸疼,想把眼前的他每一秒都不落的记录在脑海里,一会激动的的坐立不安一会啜泣

是你赐予我所有的无法言语的情绪。空洞的内躯像是被注入了久违的灵魂。

我奋不顾身的接近你,带着我绝对的虔诚。

快要触碰到你的时候,感到无法呼吸与极度亢奋。

那一刹那,是醒了吗,眼前不再是那个光芒万丈的人儿,是黑夜独有的漫无边际的颜色。

睡不着了,浑浑噩噩,眼泪控制不住了,每日都在压抑渴望,总也是骗不了自己的呢。...


法国人是不见到个活人就搭讪??说几句话就上手碰,顺带把你扯去咖啡厅?我差点条件反射巴掌就上去了。嘻嘻嘻bizbiz,biz你个ballball哦(´▽`)

年轻小哥哥小姐姐也就嘻嘻嘻跟你打打太极,那油腻老大叔您是多自信呢,您这年纪比我爸都大?是我长得太老了??是不是都认为亚洲女孩都很easy?还有的一上来说我有绿卡是什么意思啦?

我都打扮成这样了居然发现了我是个女性生物,小哥眼力也是不错。

我以后上街我穿校服好伐,要不,戴个婚戒?

啊,水tag一波。顺毛林真美好( ´▽`)这笑容简直就赤裸裸的gouyin,每看一次就会发现自己在不自觉的笑。

啊,看他一眼,何止万般柔情涌上心头,还可以持续三小时兴奋肝作业。( ̀⌄ ́)

暗搓搓弄个同款发型。

珍爱生命👌

努力学习

远离zz

天天睡不着,于是天天吸吸林老师 ,然后恶性循环。 

感谢林老师上春晚给了我过年的感觉)??

还有,唱歌的时候您能不能不要笑那么甜啊啊啊??要人命的好嘛!

把他吹上天也毫无压力!优秀!

emm还看到了大儿砸 。能不能别老抛媚眼???(你们父子俩真是xxxx

存图

慎点,观后若有啥不适。

本人绝对不负责。哈?哈?


(真的是找了张尺度最小的了xxxx

【健炫】橘子味的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着给猫打call!!!!我我我真的上晚自习去回来才看到/捂脸 感谢猫猫呜呜呜 热爱小甜饼!

喜欢:

第一次赶日子这么近的生贺,中途还老遇上事,只能相信好事多磨。虽然你 @兩半顧央 念叨着说自己没有资格得到快乐。我却由衷地觉得再没有比你更适合欢笑的人了,思来想去,也只能说一句我很喜欢却很老套的话给你。

愿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另:此文严重ooc,严重啰嗦……这次是真的。

     可以当作《似是故人来》的番外,祝各位看客看得开心...


 @十里连 其实是想.....顺便..顺便 催更(:_」∠)_ 然后问一下 ,连。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离群吗  xxxx(不。还有事实证明了 我画小迪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像的。

黑帮小少爷迪脑内贼啦好嗑 。幻想少女已脑补出了一万字 。连快把我敲醒。

每想到这个问题 就感觉在往自己心上捅刀 然后丧很久 

_(:_」∠)_ emm别打我 字还丑 溜了溜了

emmm悄咪咪再表白下西西太太的猫妖林。幼儿园技术糊了个迪迪吸猫live˵(。 ́︿ ̀。)

明明是你自己想吸炫喵x

本人急需一只炫喵来吸(˶‾᷄ ⁻̫ ‾᷅˵)

在手机上尬图的手残党 存一个兔唧

我我我我.....真的没黑周传雄 ...嗯 就是想说咱家浪味仙气质超棒/再或者周传雄买的是件假衣服。 

让我当一天娇俏大爷的颜粉


太太太太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最多十八啊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开始我以为我眼瞎看错名字了 结果真的是东哥......

゛親ベ寶寶:

第一句真心惊艳到我了~~~


我真的以为那是凯凯王呢!!!哥哥,你们要命吗?拿去~~~



还有三天🎁🍾

之前学校的一场中德联谊赛。

饭后来一片654-2 健胃好消化 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治好多年的鼻窦炎 十二指肠球性溃疡 以及眼前的急性肠胃炎 上吐下泻 看啥都觉得恶心


软头笔特容易分叉 手感还行 / /什么破学校 国庆三天假 !

无论看多少遍 还是忍不住 绝了

明日待曦:

[楼诚] 时光倒流 [为基友的视频作]

终于知道直接插入视频的方法,重发一遍~ 




[基友天涯洒家做的楼诚视频,大把玻璃渣,大面积脑洞,闲来无事配个小文]























人的命运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身不由己。























明楼曾经把这句话说给阿诚听,但那时的他以为,是命运卷裹着他和阿诚一起走,至少是他和阿诚一起。















每天走进新政府,他都要扮演一个悲情角色,被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利用和背叛,私人助理被共产党报复射杀。尽管他的心里确实悲愤,但那缘由并非如此,这令他见到每张同情的脸时,内心都在嘶吼。















回到家里,一切的摆设没有变,他还能感到阿诚的存在。然而每每看到姐弟四人的合影,看到那张脸,他会清醒:自己再也见不到阿诚了。















再不能完成任务后,和阿诚一起碰杯庆祝了。再不能打球时让着阿诚,自己又赢了输给阿诚的明台,让兄弟三人的球技形成一个怪圈。再不能一起坐在台阶上,敲核桃吃。再不能过年时看着烟花璀璨,一起伸手朝大姐要红包了。再不能一起给家人唱戏,哪怕是明台在胡闹。再不能一起去开沉闷的会议,一起去见难缠的人,那些闪光灯如今变得格外刺眼,令人眩晕。现在孤身一人,他也不知道还要这些记忆做什么,这些只会让他越陷越深。















阿诚画的那幅家园倚在墙角,他不知道如何再挂回墙上。湖畔旁,树林边,大概是永远都无法完成的梦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取,但他却不知道,到底该让时间回到哪一刻。















也许是大姐痛心举起鞭子的时候,也许是他向大姐保证自己要结婚生子、从此过上正常生活的时候,阿诚是不是没有听出自己安慰大姐之意?也许是他向自己抱怨了小小的反抗之心,自己却让他滚出去的时候,阿诚是不是对自己感到失望?















家园被阿诚在激动中射落了,他的耳朵仿佛还能感觉到那时的轰鸣声,让他再听不到阿诚叫他大哥。但是,他知道谁都不能退后,所有人都得往前走。阿诚也没有回头,但他却捎来那一张纸条。















如今,他只能对镜苦笑,他怎么能不了解阿诚呢?而阿诚也实在是了解自己,也只有阿诚才能让他如此怀疑他。他能想像,阿诚向南田示好时一定带着轻佻的笑;他能想象,阿诚在炸掉面粉厂据点时用的一定没有回头看;他能想象,阿诚假意枪决明台时一定曾抱住他说站稳了。他再次想起,自己质疑他怎么敢时,自己端枪对准阿诚时,他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坚定。















































还没听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蹿下跳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中央台有老林压轴咿咿咿/ 花痴脸///永远只会用毁图秀秀p图的我

1 2 ————
©兩半顧央 | Powered by LOFTER